一生挚爱因陀罗

等待

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风雪来的这样猛烈,令他想起哥哥的刀锋,一样冷冽迅猛,青年轻缓地吐出一阵白雾,目光投向北方,他仿佛一座望夫石,执著地注视远方,一动不动,放任飘扬的雪花落在他深粽的发、纯白的衣上。 
        直到身上的积雪滚落到地上,他才察觉到时间的流逝,抬手轻轻拍去身上的落雪。丰沛的查克拉使他不受寒冷的侵蚀,却不能使融化的雪水不去浸透他的衣服,湿透冰冷的衣服紧贴在身上,他难受极了,不是因为寒风,不是因为冰冷冷的湿衣,是因为那个对他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的人还沒有归来,而且可能永远也不会归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自从他成为了忍宗的继承人,与哥哥决裂,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年,这五年里他带领着忍宗众人与哥哥战斗,一次又一次地迎上哥哥的刀锋,对抗自己的半身。每一次他望着哥哥充满怒火与仇恨的血红双眼,心,千刀万刮般疼痛,握刀的手却那样稳定,仿佛他刀锋所向的不是自己最爱的兄长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敌。
        每一次击退哥哥,他望着哥哥狼狈的背影,内心无比煎熬,他多想就这样随哥哥一同离开,告诉哥哥他有多渴望对亲身兄长完全的服从。可是他是忍宗的继承人,背负有忍宗这个重担,他不能够离开忍宗去追寻自己的兄长,他只能等待,等待哥哥放下仇恨、回心转意。
        风雪渐渐愈加猛烈,他最后望了遥运的北方一眼,地平线已经看不见,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。哥哥不会回来了,他想,于是他转过身去,走入空空落落的木屋,凄厉的寒风呼号着,掩盖了他微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 幽暗的灯火摇曳着,满脸皱纹的老者睁开眼睛,听着雨滴击打在屋顶的声音。哥哥也是在一个雨夜过世的,预感到大限将至的老者想到,他闭上眼睛微笑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来找你了,哥哥,我不用再等待了,下一世,我一定要追寻你,牢牢握紧你的手,再也不放开。

作者第一次发文,短小见谅,这篇文是火车上闲来无事写的,作者本人工科生,文笔差,希望小可爱们不要嫌弃  (◦˙▽˙◦)

另外,说好的接单,大大你怎么拖更啊!小可爱喂你吃刀了啊!  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 @小忧lovecat